1385_a4056

【 .】,精彩免费!

看着逼近的叶双双,叶藏锋忍不住往后退出两步。

叶双双此刻如同仙子一般倾世,绝代无双。

光是身上那股圣人特有的圣压就已经让叶藏锋感到喘不过气了,何谈与之一战?

圣人层次,即便他叶藏锋再是逆天,也不可能逆行伐上。

“要做什么?”姜家圣子逼视着叶双双。

“以大欺小吗?”

只是话音刚刚落地。

“啪!”叶双双抬手就是一个耳光。

“在我面前还有说话的资格吗?”叶双双冷冷的开口道。

这话不错,就是姜家圣子也无话可说,因为修法界实力为尊,如今叶双双是圣人了,早已经今非昔比。

按照规矩,他姜家圣子见到了叶双双也得客气的抱拳一拜。

可爱少女初夏写真图片 与萌宠的清新画面很迷人

只是姜家圣子并不甘心,脸上露出怒色。

毕竟眼前这个女子,他曾见过,只是一个后辈而已,如今却走到了他前面,需要他仰视。

“啪!”叶双双反手又是一耳光。

这一巴掌,姜家圣子不再怒视叶双双,而是识趣的低下了头。

因为下一次,可能就不是一耳光,而是直接取他性命了。

“来。”叶双双威压动天,惊动天地,压的叶藏锋浑身颤抖。

叶藏锋求助的看向了袁浩气和楚山,但是这两个人这个时候哪里还敢替他多说一句话。

如今这样看来,这洛无极已经成了气候,要对付他已经不再是所谓的洛无极一个人了。

而且此刻他们自己都快自身难保了,哪里还敢替叶藏锋说话。

可怕的威压而至,叶藏锋极力抵挡,但是差距实在太大了,叶藏锋死死的咬紧牙关,口中都流血了。

但是终于还是坚持不住。

“咔嚓!”

叶藏锋直接被压的跪了下去。

“也配姓叶?”

“我姓叶之辈,哪一个不是天地豪杰?”叶双双冷冷的看着跪伏在地上的叶藏锋。

反倒是洛尘一直盯着帝丘若有所思,甚至也没有为难袁浩气等人。

不过大雷音寺那边,怒吼滔天,大师兄遭遇了埋伏与莫大的危机。

此刻法念胸口殷红一片,但是却神色冰冷,甚至杀意沛然而出。

“好,好,好!”法念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浩荡的圣力透体而发,照耀天地。

大雷音寺金光漫天,几乎快将大师兄淹没了。

金光内,不仅有法念在与大师兄搏杀,还有一道虚影与大师兄在搏杀。

“道伤没好,就敢来。”法念大手一挥,浑厚的圣力淘淘不息,宛如奔流的恒河。

“当年无支祁被压五百年,今日我便要也跪伏五百年。”法念冷哼道,口中禅唱惊天,仿佛一尊活着的世尊在持咒功德。

不是大师兄不强,主要是一来他重伤未愈,二来则是除了法念,还有一道稍弱的虚影与他战斗。

合击之下,大师兄这位新晋的圣人能够与之一战,甚至击伤法念,已经算是极限了。

金光内,那虚影挥动降魔杵,发动了盖世一击,这一击仿佛来自远古,不像是近代的招数。

但是威力却堪称绝伦,指着大师兄的眉心。

“当!”定海神针主动替大师兄挡下了这一击,但是定海神针并没有冲破禁忌恢复到神兵。

此刻降魔杵上愿力滔天,镇压而下,每一缕仿佛都汇聚了一个大时代的力量。

定海神针不断震颤,但是依旧无济于事。

而一口紫金钵照耀天地,在天空之上沉浮,吞吐出可怕的金光。

这一刻,大师兄才领教到,在大雷音寺门口一战到底有多不容易了。

因为大雷音寺本身汇聚了太多可怕的愿力了,这些愿力一出,几乎让人如同深陷泥潭。

也在这一刻,大师兄才明白,当日洛尘到底有多可怕了。

毕竟洛尘是那个一箭射塌半边大雷音寺,随后还全身而退之人。

但是今日,他以圣人之躯,却打不进大雷音寺半步,还被阻拦了。

“当!”紫金钵翻转,犹如倾泻而下的星河,大师兄彻底笼罩进去。

那些光芒每一缕仿佛都是一颗星球,太过厚重了。

压的大师兄浑身作响,几乎身躯都快直不起来了。

“不是谁都可以来大雷音寺撒野的。”法念冷哼道。

大雷音寺传承久远,甚至与乳海有关,而且常年吸纳愿力,在大雷音寺内的任何一个人都会受到愿力的庇护与坚持。

而曾经世尊连金翅大鹏这样的盖世大妖都曾收服,不敢作乱。

更何谈区区一个圣人?

纵然世尊不在,但这里依旧是他的道场,有他残留的大威严与莫大愿力。

而且法念本身实力极强,很早就入圣了。

此刻大师兄是真的要被镇压下去了,口鼻流血,浑身不断颤栗。

法念实力极强,虚影实力也不弱,两个人合力攻击,还可以借助这大雷音寺残留的愿力压制大师兄。

大师兄即便再逆天,这一刻也束手无策,要被镇压了。

“猴子对不起了!”大师兄爆发出一声不甘的嘶吼。

“当初洛无极也只是捡了一空子罢了。”

“我等不在,若是我等在,让他洛无极再来大雷音寺试试?”法念冷哼,双手合十,如同合拢了天地,要借着这股力道彻地镇压大师兄。

只是法念这句话刚刚落地,一道冰冷的声音就在法念耳畔响起。

“那要不就试试?”洛尘的声音带着一股冷漠。

这句话一出口,让法念顿时一个激灵,差点连手中合十的双手都崩开了。

法念只是说说而已,他还真不敢让洛无极这大雷音寺,至少目前来说,他是不敢的。

虽然他这边在大战,但是他留有一部分神念在帝丘那边。

那边的情况他十分清楚。

黑龙王惨败,被格杀在帝丘上空。

这洛无极有两大圣人,再加上洛无极本身,而且一旦事情闹大,难保神象王等人不秋后算账。

至少法念不敢轻言自己一个人能够顶住洛无极身边两大圣人的攻击。

毕竟连黑龙王都败了,他又岂敢去触这个霉头?

“洛先生说笑了。”法念只能这样低语一句。“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