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观看丝瓜app下载

赵东原本不想理会,可能是做贼心虚的缘故,竖起耳朵听了会动静。

伴随着一声尖叫,紧接着“扑通”一声,有人跌倒。

赵东暗道一声糟糕,也没想那么多,随手关掉显示器,打开门冲了出去。

走廊上摔倒了一个女人,年纪不大,二十多岁,正揉着脚腕,脸上写满痛楚。

赵东见四下无人,忍不住问,“怎么样,你没事吧?”

女孩欲哭无泪,嘶声不断。

赵东只能试探道:“我先扶你起来吧?”

女孩搭着赵东手臂,一瘸一拐站起,跟着赵东进了办公室。

坐在沙发上,她伸腿看了看,没什么大碍,就是摔得挺疼,丝袜也弄脏了。

女孩揉了揉腿,抱怨道:“也不知道谁这么缺德,走廊上撒了水也不擦干净。”

赵东安抚了一句,“还能不能走,用不用我帮你叫人过来看看?”

女孩摆手,“没事,我休息一会就没事了。”

白衣女郎林中娇笑极致媚人

“对了,谢谢你。”

见赵东眼生,她好奇的问,“你是新来的?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赵东正要接话,电脑的音响里忽然传出怪异声响。

女孩愣住。

赵东却一瞬间听明白了怎么回事,骂了一声糟糕,急忙关掉了机箱电源。

女孩那边已经满脸羞红,看向赵东的目光也满是嫌弃和厌恶。

赵东难得尴尬,一张脸憋的通红,“对不起,你别误会……”

女孩不听,扬手甩了一个巴掌,“流氓!变态!”

啪的一声。

赵东没躲开,脸颊有些火辣辣。

不等再解释,女孩一瘸一拐的走出办公室。

赵东苦着脸站在原地,懊恼到了极点。

他怎么也没料到还有音响这一茬,更没想到老沈这王八蛋,竟然在电脑里藏这种电影。

这下可怎么办?

被女孩误会不要紧,万一这事在新公司传开,那可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更重要的,要是让沈权海知道自己偷偷动了他的电脑,又该怎么解释?

等赵东反应过来,再想追出去的时候,走廊上已经空无一人。

赵东欲哭无泪,这可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

没到下班时间,赵东早早就等在门外。

女孩是哪个部门的,他完不清楚,更不知道该跟谁打听。

再说了,就算知道女孩是哪个部门的,他也不敢当面解释。

只能守在这里等人家下班,趁这件事没有闹大之前私下解决。

很快,下班时间到,职员们三三两两的走出。

直到所有人都走光,赵东也没看见那个女孩。

正在纳闷,苏菲的电话打了过来,说是手头有点工作,让赵东先回家,不用过去接她。

赵东无奈,只好等明天再说。

……

上车回家,路上又买了点菜,回家之后就开始准备晚饭。

半个小时后,外面有人敲门。

赵东算了算时间,估摸着是苏菲回来,顾不上擦手,开门道:“不是带钥匙了嘛……”

话没说完,忽然愣住。

门外的确站着一个人,却不是苏菲。

女人年纪三十上下,头发挽成发髻盘在脑后,身上的气质很随和,眼眸低垂,温润如水。

赵东收回目光道:“请问,你找谁?”

女人撩动了一下头发,歉意道:“你好,我叫章桐,是你的邻居,就住在隔壁。”

“你是昨天搬来的吧?”

“原本想过来打招呼了,你家客人很多,我就没有打扰。”

赵东客气的问,“章小姐有事么?”

章桐解释道:“是这样,能不能管您借一下打火机?”

怕赵东误会,她急忙说,“是这样的,我家的燃气灶,忽然打不燃了,我又不抽烟……”

赵东掏出打火机递过去,“先点火,再开气,点的时候小心点。”

章桐吓了一跳,“啊?很危险么?”

赵东解释了一句,“手别离太近就行。”

见章桐表情为难,他会意,“要不……我去帮你看看?”

章桐松了口气,“那就太谢谢你了!”

两家隔得不远,也就十几米的距离。

随着章桐开门,屋里有个小女孩怯生生道:“妈妈,这位叔叔是谁呀?”

章桐愣住,歉意道:“不好意思,还没请教您贵姓?”

赵东随口说,“我姓赵。”

章桐将女儿抱起,“喊赵叔叔!”

女孩糯糯的喊了句,“赵叔叔好!”

赵东笑着应下。

两家户型差不多,他也没换拖鞋,找到厨房检查一番,很快就找到了病因,“燃气灶没坏,就是没电了,家里有电池么?”

章桐摇摇头,“没有,要不我去买?”

赵东摆手,“算了,你等一下,我家里应该有。”

昨天搬家的时候买了两节,他三两下换好,轻轻一扭,燃气灶成功点燃。

女孩雀跃道:“哇塞,赵叔叔好棒,你是超人嘛?”

章桐无奈,“心梦,不许乱开玩笑。”

赵东笑了笑,“没关系,那我就先回去了。”

章桐把人送到门口,“赵先生,谢谢你。”

赵东随口说,“远亲不如近邻嘛,用不着客气。”

章桐忽然道:“对了,今天早上出门的是你妻子吧?”

赵东诧异了一下,“你们认识?”

章桐摆手,“不认识,早上送女儿去幼儿园的时候我们打了一个照面。”

“赵先生真有福气,夫人很有气质!”

“今天给你添麻烦了,有时间,请你和夫人来我家做客。”

赵东道了声谢,这才告辞。

……

回家,见门口摆着一双高跟鞋,歪歪扭扭的栽在一旁。

赵东循着声音来到厨房。

灶台边,多了一道窈窕背影,正在偷嘴。

赵东蹑手蹑脚上前,突然从身后将她抱住。

苏菲吓了一跳,啊的一声,急忙跺脚道:“赵东,你吓死我了,小心烫到你!”

赵东不依不饶,“抓到小偷一个。”

苏菲娇嗔,“我才不是小偷,你不是炖给我喝的么?”

赵东凑在她的耳边,“炖给我老婆喝的,你是不是我老婆?”

苏菲痒的不行,将头错开,“你说呢?”

赵东不依不饶,“你得证明一下!”

苏菲撂下汤勺,“怎么证明?”

赵东凑上前,“亲一下!”

苏菲将他推开,“才不要,一嘴的烟味……”

没等说完,嘴唇忽然被他封住。

紧接着,有手掌将衣角撩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