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秋水不正经音频

慕迟曜又继续说道,语气笃定:“家世的话,言家也不差,言氏公司,更加会发展起来的。”

听到他这句话,言安希忽然眼眶里泪光闪闪:“慕迟曜,费尽心思把言氏公司还给我,其实就是想给我一个身份支撑吧……”

不然,别人讨论她的时候,会觉得她一点也配不上慕迟曜。

这个男人啊……

怎么可以这么让她深爱,又怎么可以让她曾经那么深恨。

其实,越恨,只不过是代表着,越爱。

好在,兜兜转转,最后还是互相深爱着。

慕迟曜低头轻轻的在她额头印下一吻:“好好休息,是孕妇,身体千万要养好,为了我们的孩子。”

“呢?不休息吗?”

“我还没洗澡。”

言安希看着他温柔似水的眼睛:“……又要去冲冷水澡吗?”

“没办法。”慕迟曜回答,“早点生完孩子,我也就早些解脱了。”

电眼女孩乖巧的样子

“可是离孩子出生还有这么久,……总不能天天忍吧?”

“谁叫太诱人了?每天晚上看着,我就忍不住的想……要。”

言安希撇撇嘴:“我……我以前不知道为什么要忍啊,现在知道了,我想,我想帮帮嘛。”

“帮我?”慕迟曜挑眉,“想怎么帮我?”

“天天这么冲冷水澡,身体会受不了的……”

言安希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也越来越红。

慕迟曜似乎明白了她话里隐藏的意思,眼睛里闪着微微的光亮:“是啊,受不了,那又怎么办呢?总不能伤着孩子。”

言安希拉下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说着,声音如同蚊呐:“不然……我帮,用手吧?”

慕迟曜浑身微微一震,低头看着言安希的眼睛。

她害羞得不敢和他直视:“这是我唯一能帮的办法了……”

慕迟曜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然后慢慢的,往身下探去……

夜,正深。

第二天言安希醒来的时候,慕迟曜已经起床了。

她揉了揉酸痛的手臂,翻了个身,又继续沉沉睡去。

慕迟曜上车去公司的时候,往二楼的方向看了一眼:“她还在睡觉,不要去打扰她。”

管家恭敬的应道:“是,慕先生。”

“如果她要出门,要让阿诚跟着她,暗中也要安排人保护好。”

“是,慕先生,您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太太再出任何的差池了。”

“这样最好。”

如果言安希再出点什么差错,慕迟曜真的会控制不住的想杀人。

她是他的命。

言安希也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原因,还是知道自己怀孕了,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睡到差不多中午才起。

这段时间她还一直担心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坏了,出什么毛病,大姨妈没有准时报到……

原来是怀孕。

说起来,慕迟曜还真会瞒啊!!

言安希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回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昨天晚上她是被慕迟曜给哄好了,没办法绷着脸生气,但是这件事,她还是要和他慢慢算的。

是不是……世界都知道她怀孕了,就她自己不知道?

“管家。”言安希忽然喊道,“备车,我要出去一趟。”

“是,太太,您打算去哪?”

“去慕家老宅。”

管家面上流露过一丝惊讶,点点头,转身吩咐司机去准备了。

慕家老宅里。

慕老爷子和老宅里的管家下着棋,悠哉悠哉的。

佣人快步的走来通传:“老爷子,少奶奶来了。”

“安希丫头?”慕老爷子捏着一枚棋子,思考着要落在哪里,又一边问道,“她是一个人啊,还是和迟曜一起?”

“老爷子,少奶奶是一个人来的。”

“这就奇怪了。”

慕老爷子落下棋子,笑了笑,抬头往门口看去。

言安希快步的走了过来:“爷爷,您下棋呢?”

管家连忙要站起来,言安希摆摆手:“没关系,和爷爷下棋吧,我在一边就行,不用那么多礼数的。”

管家笑呵呵的:“少奶奶一点架子都没有。”

“不用整那些虚的。我就是在家闲得慌,来陪陪爷爷。”

慕老爷子也笑了:“是啊,我这把老骨头,现在就天天闲着,颐养天年了。迟曜忙,忙着公司的事情,几乎是很少来看我的。现在好了,孙媳妇儿来陪我了。”

“是啊,他忙,我闲,我来尽孝好了。”

“可我觉得安希丫头,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慕老爷子侧头看着她,“说吧,为什么事而来?”

言安希笑眯眯的:“我就是想来告诉爷爷,您要当太爷爷了。”

慕老爷子一怔,哈哈大笑:“好,好,这是一个好消息啊,我盼了这么久,总算是等来了啊。”

管家也在一边附和道:“是,恭喜老爷子,恭喜少奶奶。”

“爷爷……其实早就知道了吧?”言安希说,“我看您好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呢。”

慕老爷子一怔,马上否认:“没有没有……”

“我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看来,爷爷,我身边的人都知道,就我傻乎乎的,什么都不懂。”

慕老爷子忽然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管家见状,十分识趣的离开了。

于是,这里就只剩下慕老爷子和言安希了。

“我也是一个不会说谎的人,直来直去的,迟曜要求我瞒着,我也照做了,可不傻啊,丫头。”

“爷爷……我昨天知道的时候,都懵了。”

“他有他的思考吧,迟曜从小到大,都是让我非常放心的,而且也没有什么事什么人能让他左右为难。丫头啊,是第一个。”

言安希静静的听着。

“他是真的喜欢,比喜欢秦苏……不,他根本不喜欢秦苏。”

“其实,他和秦苏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他曾经开枪,杀了秦苏,但是秦苏却没死。”

“秦苏也就是一个出身普通的女孩子,我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千方百计的出现在迟曜身边,是个挺精明的人,有时候啊,她亏就亏在,太会算计了。”

听慕老爷子这么说,言安希轻轻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