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11.水果

   凤江走到门边,将房门打开,冲外头的小太监道:“准备早膳。”

   “是,三皇子。”

   小太监领了命,立即匆匆离开。

   凤江回头看着凤九儿,冲她爽朗一笑:“走,陪三皇兄吃早点去。”

   “你一向这么乐观吗?”

   才刚被打了,现在,就忘了疼了?

   九儿跟在他的身后,忽然心头一阵发憷:“等一下,你说,父皇什么都知道,那他会不会也知道,我们昨夜去了四皇叔那儿。”

   她有点紧张,不安在心头渐渐扩大:“父皇……会不会惩罚四皇叔?”

   凤江顿了下,似乎没有考虑过这种事情。

   想了想,才道:“我以前就时常去找四皇叔,父皇其实也知道,但,从未责备。”

   “那么,你从前出宫,父皇也会打你吗?”

   “当然不会。”

   白色袜子清纯氧气毛衣萝莉美女唯美写真

   这话之后,两人互视了眼,心头,一丝不安在掠过。

   尤其是九儿,忽然间,恨不得立即冲出去,到夜王府去看看四皇叔是否安好。

   她不想将自己的父皇想象得如此凶残,可是,三皇兄身上的伤,却让人看得怵目惊心。

   “别担心,四皇叔是父皇的亲兄弟,这些年来,为了凤族建功立业,最难得的是,从不求赏。”

   关于夜王爷的传说,整个凤族无人不知。

   “父皇不对责备四皇叔些什么,你相信我。”

   九儿点点头,心里却始终有点不安。

   也不知道为何,总觉得,一颗心隐隐有些揪痛。

   就好像自己的心门,被什么东西扎了好几回那般,不疼,就是胸臆间的气息很沉闷。

   “四皇叔一直在外头征战吗?

   他这次回来,会住多久?”

   “你这么喜欢四皇叔?”

   “嗯,很喜欢。”

   凤九儿毫不避讳,她喜欢看着四皇叔说话,尤其,喜欢看着四皇叔笑。

   “如果我能学会一身好武艺,我就跟着四皇叔去沙场征战,保家卫国!”

   她一腔热血,奈何,一点武功都不会。

   关于这点,凤江倒是觉得奇怪了。

   “凤女,将来的女皇陛下,武功该是最好的。

   你瞧我们父皇,他就是上一代的凤子,父皇的武功,也是上一代中,最好的。”

   “可是,你不是说四皇叔的武功,天下无敌?”

   凤九儿瞅着他,一脸怀疑,“到底谁才是武功最好的?”

   “呃?”

   凤江一愣,这个问题,倒是将他难倒了。

   凤九眉心轻蹙,思索了起来。

   “按理说,凤子凤女的武功该是同一代人中,最厉害的……”最后,他放弃挣扎了,这问题,无法回答。

   “四皇叔又不可能和父皇交手,应该还是父皇最厉害,只是他贵为一国之君,不会轻易出手,咱们也没机会见识罢了。”

   纠结这个问题,没有任何意义,他们兄弟两又不可能打起来。

   再说了,父皇是皇上呢,谁敢和皇上动手?

   至于外族的侵犯,这些年,有四皇叔在,也根本轮不到父皇出手。

   所以啊,好多年了,谁也没有见过父皇动手,谁知道父皇的武功,已经到了何等出神入化的地步?

   “咱说的是你呢,你身为凤女,竟然不会武功,说出去岂不是丢人?”

   凤九儿白了他一眼,她不会武功,又不是自己愿意的!“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段时间内,学会上等武功吗?”

   不懂武,天天像个废人一样活着,除了当米虫,什么都做不了,好没意思。

   如果她可以有三皇兄这么好的轻功,自己都可以出去,随时能去找四皇叔玩,多好。

   “我们凤族,倒是真有这么一种神功,最适合你这种完全没有内力的人。”

   “什么神功?”

   一说到神功,凤九儿顿时来了劲。

   “一种……就是适合没有任何内力的人,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练就绝顶神功,不过,这也只是传说。”

   他都没见识过的,当然不知道真假。

   “也许你去问父皇,父皇会知道。”

   至于凤江,现在能离父皇远一点,就巴不得离得远远的。

   眼不见为净,父皇看不见他,也就不生气了。

   凤九儿却一直在琢磨他的话,可以在短时间内,连狙绝顶神功的秘籍。

   这些话,她曾经在哪里听说过?

   为什么总觉得有人跟她说过同样的话?

   而这件事情,好像很重要?

   凤凰印记,凤女,没有武功……被废了……武功……头忽然揪痛了起来。

   好多模糊的身影,好多看不清楚的脸,都在脑海里不断闪过。

   有个女人,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将她摁在床上。

   她的手指凉飕飕的,一点温度都没有,长指落在她后腰上,轻抚着她后腰的凤凰印记。

   对,那是凤凰印记,原来她早就知道,自己后腰上有凤凰印记。

   可是,那白衣女子要做什么?

   明明看不清楚她的脸,却为何总能感觉到,她一身冰冷的气息?

   不要,不要摁下去,不要废掉她的武功,不要……你是谁?

   你到底是谁?

   为什么要害她?

   为什么要废掉她的武功?

   别碰我,不要碰我……九皇叔,九皇叔……凤江说了一大轮话,这丫头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抽空看了她一眼,不想,竟看到凤九儿两眼一翻,身子一软,往地上倒去。

   “九儿!”

   凤江被吓坏了,筷子一扔,猛地站了起来。

   在九儿倒下去之前,将她接回到怀中。

   一看,吓得他也有点六主无神的。

   这丫头脸色惨白,完全没有半点人色,呼吸紊乱,毫无预警的,竟像是受了重伤一般。

   “来人,传御医,来人!”

   凤江将凤九儿抱了起来,想了想,还是一转身,抱着九儿飞也似地向凤穹苍的寝宫奔去。

   “父皇,父皇!九儿出事了,父皇!”

   凤穹苍正在偏厅与大臣议事,公公来禀告的时候,他们刚开始一场政论。

   听到九儿出事,凤穹苍手中折子一丢,立即站了起来。

   没有半点交代,直接向寝宫走去。

   “叫哑奴过来,伺候公主!”

   “是!”

   寝宫内外,因为公主病重,顿时忙碌了起来。

   但是他们的九儿公主,为何好像一直在呼唤谁?

   九皇叔?

   他们凤族,哪来的九皇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