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黄牌是什么意思

> 抗战之烽火漫天

很快,这封电报就传回到了薛岳的手中。

薛岳拿着这份电报是苦笑不已,说道:“看来这长官部还真是不想放人呐……罢了……以后再说吧!”

……

镜头一转,就转到了一处不知名的山坳之中。

只见这四周都响着一片枪声,一队身穿鹅黄色军装的国军满身狼狈的逃了出来。

领头的一个军官同样是满脸黑灰,很明显,这些是一支从前线战场上撤……哦不,更为准确地说,是逃下来的部队!

“快跑……弟兄们……别停下脚步,不然一会儿小鬼子就要追上来了!”那名领头的军官边喘着粗气边说着,可脚下的步伐却是没有停下来。

只见这些官兵的眼睛之中都含着泪,脚下的步伐却依旧是跟着排长的步伐前进着。

若要奇怪的话,那也只有他们背上那行囊了,好像比其他部队的都要大。

他们一个营,就剩下这么十来个人了,营长最后殉国的时候跟他们说:“给二营留点儿种子……”

若非是如此,他们早就该死在战场上了!

房间里的等待,时间漫长

不错,这里正是谢永宁第一〇八团驻守的沙河镇北面战场!

在日军的飞机大炮轰炸之下,二营整整坚持了两天两夜,终于是死伤殆尽了。

这一支只有十来个人的部队,是从那座山坳上死守的二营的最后一点儿人了!

就在他们往沙河镇去的时候,他们才刚扒开草丛,几支步枪便是抵住了他们的身子,同时还说道:“站住!们是干什么的?!哪支部队的?!”

那排长看着面前这些个衣衫整洁却是斗志昂扬的战友,眼泪就止不住地往外流,声音还带了一丝哽咽:“兄弟,我们是一〇八团二营的……”

“们是二营的?们部队不是部都在守北山坳吗?们咋个回来了?”一名领头的士兵开口问道,不知不觉间,戒备已经低了许多。看样子,他是个班长。

“二营……二营没了……包括严营长也殉国了……们快让我们见团座吧!这弟兄们背上背的,都是已经牺牲了的那些弟兄们的家书……”说完这句话之后,排长终于是忍不住崩溃般地蹲了下来,嚎啕大哭。

而他身后的弟兄们也不禁是随之而落泪,这是一群感同身受的人。

“长官,请出示一下证件,这是我们长官规定的。”那班长说着的时候,还不忘记是蹲下扶起面前的排长。

……

没过多久,这支败兵部队就到了团长谢永宁的面前。

“们说什么?二营都打光了,就剩们几个了?严勇也死在前线了?!”谢永宁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

“是的,团座。严营长临走之前,还让我给您捎一句话,他说不悔当您的兵,还说了二营上对得起国家民族,下也对得起百姓父老了……”排长说道。

谢永宁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知道了,带着部队好好休息一下,这一战我们若是还能活下来,我任做连长,给我将二营的骨气给老子找回来!”

“是!团座!”排长对着谢永宁立正敬礼道,他身后的士兵们也同样跟着敬礼了。

等到二营的这十来个人退下了之后,谢永宁才对参谋长说道:“老伙计,看来我们的形势不容乐观呐……日军已经打下北山坳了,再打下松山,他们就能打到沙河镇了。”

“团座,讲真的,您也无需是太过悲观,现在咱们师已经是在戍守此处了,还有四个师的援兵在往我们这边赶呢,他们怕是打不到沙河镇,就得是与我军主力部队决战了。”参谋长信心满满地说道。

“但愿吧!”谢永宁显然没有那么乐观,四个师的部队虽然多,但是前提是沙河镇得守住,第一〇八团体弟兄们的牺牲,可不能是白白牺牲的。

还是用《雪豹》里的周卫国那句名言形容最为贴切:“我的士兵可以战死牺牲,但不能是因为指挥官的愚蠢而付出代价的。”

事实上如何呢?日军的前进部队可不只是到了沙河镇,还到了马鞍山、金家山一带,一场场血战,正围绕着这些地方而展开。

与在其他地方相比,在这种大山之中的作战,显然国军是占了优势的——至少日军的骑兵联队它就发挥不出应有的优势,炮兵联队在挑选阵地的时候,也不能像是在平原一带一般为所欲为。

日军松浦师团虽是一个预备役师团,但其得益于第六师团的“赫赫威名”,所以日军高层也对这支部队是寄予了厚望,包括师团长松浦淳六郎都是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的老部下。

事实上,日军第一〇六师团所部在进入了华中战场以后,也一直是冈村宁次第十一军的一支主力部队,打安庆、攻湖口,向来都是一马当先,战绩也十分彪炳。

也正因是如此,冈村宁次才如此放心让这支部队孤军深入,直插南浔路,就连是警一团想切断第一〇六师团的后路,也未曾让冈村宁次担心过这支部队的安危,只是派了一个第一〇一师团的前锋部队来拯救九江罢了,而不是让第一〇六师团回援。

此次出现在沙河镇、马鞍山、金家山一带的日军,均为日军第一〇六师团的部队,多战线开辟,可见其信心之膨胀了。

沙河镇北面、马鞍山、金家山一带在此时皆已陷入激战之中,打得是不亦乐乎,杀声震天的。

……

时间一晃便是一天,战斗依旧在继续。

但此刻,镜头必须要转向南昌。

第一兵团司令部,地点还是那个豪华但却被部扒了城墙的大院。

“瑶阶,们的部队,现在已经快就位了吧?”薛岳看向了第八军军长李玉堂。

“总司令,我军部队,不过是才出动了一个师,这个师已经快就位了,我向您保证,我们第八军的部队,绝不会给您丢人的!”李玉堂立正敬礼,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这次,日军松浦师团倾巢南下,我军务必抓住这个时机去重创他们,否则的话,再遇此战机便是十分困难的事情了。”薛岳长叹了一声,世人皆看见了他薛老虎勇猛果敢的一面,却未曾见过他如履薄冰时的谨慎。

大敌当前,作为指挥官,每一个错误都可能会造成致命的损失,位置越高,一旦错误,后果也就越严重!

尤其是在这种抗击外敌的战争之中,很多时候,都要更为重视!

……

PS:一更送上!

明天又要出差了,这几天也就勉强维持每天一更吧……

没有电脑,就是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