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下载app免费下载安装

一个林玫若,放走就放走了,对慕迟曜来说,也没有什么影响和损失。

反正也惩戒了,林家的面子也丢了,事情也传开了。

陈航忍不住竖起大拇指:“慕总英明。”

慕迟曜揉了揉额角,笑了笑。

一处理完工作,他就准备离开公司了,没有想到,却先接到了言安希的电话。

“喂?”

“慕……慕迟曜,是我。”

“我知道是。”

言安希语气小心翼翼的:“那个,在忙吗?我有事情,要和说。”

“在忙。”慕迟曜回答,“什么事?等我来找再说吧。”

“啊?要过来,那……好,好吧,当面说。”

“等我。”

小可爱美眉秀丽无比

慕迟曜挂了电话,踩下油门,加速行驶。

他有些……迫不及待的要去见见她了。

最开心事情,对他来说,就是去临湖别墅了。

言安希握着手机,心想,完了,他会不会生气?

不然,他怎么会来找她啊……

哎呀不管了,反正林玫若不走也走了,他还能把她给吃了不成?

所以……言安希该干嘛就干嘛去了。

半个小时后,慕迟曜开车来了。

他一下车,就看见言安希站在门口,朝他挥了挥手。

嗯,真热情,还会在门口接他。

慕迟曜绷着笑意,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眉头微皱:“在门口站着干什么?不冷吗?”

“还好。”言安希说,“我在等。”

“噢……等我?今天太阳好像没从西边出来,怎么会在外面等我?”

言安希有些尴尬:“不是说,会来,所以……所以我就提前出来一下。”

慕迟曜“嗯”了一声,然后牵起她的手,很自然的动作。

言安希也没有挣开,这个时候,还是乖一点吧,不要惹怒他。

慕迟曜见她默许了,顿时更加肆无忌惮了,牵着她的手,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客厅。

言安希在他身边,跟他一起走着。

慕迟曜淡淡的问道:“刚刚开车进来的时候,没看见林玫若啊?”

言安希心里一咯噔。

慕迟曜又说道:“我没记错的话,我是让林玫若跪一天一夜,这才一天吧?”

“那个……她,她走了。”

慕迟曜明知故问的说道:“走了?”

言安希点点头:“是的。那个……下午的时候就走了。”

“谁准她走的?嗯?”

“我……我。”言安希说,“我让她走的。”

“哦……让她走的?”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客厅里,在客厅吊灯明亮的灯光下,慕迟曜的神情淡淡的,言安希则……心虚。

“对,我让她走的。我看她一个人跪着,有些不忍心。而且,也惩罚了,没必要真跪满一天一夜。”

“言安希啊言安希,让我说什么好?”

言安希咬着下唇,伸出手去,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衣袖:“,听我解释嘛!”

慕迟曜故作生气的说道:“有什么好解释的?下一次,再被人这样欺负,我就不帮了!”

“保证保证没有下次。”

“不长记性的。”慕迟曜说,“我不相信。”

他在沙发上坐下,眉头微皱,看了言安希一眼,然后微微移开目光。

言安希见状,凑了过去:“……生我的气了?”

“我生什么气?这里是家,我不过,是一个过客。”

说着,他又把头给转到另外一边去了。

言安希又挪着小碎步,走到另外一边去:“哪里是过客啊,是……主人,这里是买的。”

“我都送给了。”tqr1

“那我是女主人,是男主人。”

慕迟曜眼眸微微一闪,有些细细的品味着她这句话:“男主人?女主人?”

“对啊。”言安希还没意识到什么,点点头,“不是过客,绝对不是。”

她只想着撇清“过客”这句话,根本没往深处想。

言安希看见慕迟曜听到这句话之后,嘴角一弯,顿时松了一口气。

他这个表情,代表他现在已经……开心了吧?

所以,危机暂时解除。

慕迟曜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沙发:“过来。”

言安希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违抗他,乖乖的坐到了他的身边。

“好好说说,为什么要让林玫若走?阿诚告诉我说,还是亲手把他给扶起来的。”

“是……”

“倒是知道我不会把怎么样。”慕迟曜看着她,“整个慕城,也只有敢这么做了。”

言安希低着头,小声说道:“我是觉得,她已经跪了好几个小时了,也惩罚她了,差不多就……就可以了。”

“言安希,那知不知道,有一个成语,叫做放虎归山?”

“我……我知道。”

“这样,迟早会害了自己。”慕迟曜慢慢严肃起来,“林玫若这种人,她是吃硬不吃软的。只有完能制服得了她,才会让她安分。”

“说的对。”

慕迟曜伸手在她额头上敲了敲:“看来我的话,没有听进去,还是有自己的想法。”

“好了,慕迟曜。”言安希说道,“就别提林玫若的事情了,我都认错了。”

“这态度,叫认错?”

“我以后会照顾好我自己的,不会再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了。”

慕迟曜的手覆在她的手背上:“言安希,真是叫人不省心。'

“其实我今天,也是想避开林玫若的,只是不凑巧让她看见了……”

她这么一说,慕迟曜也想起来了。

“按理来说,在临湖别墅里面,她在外面,只要不出去,她也没有这个本事闯进来。”

可当时的情况,是林玫若和言安希,都在别墅外面的马路上。

言安希如实回答:“袁澈……他,他搬到附近来住了,我就去看了看他。回来的时候,就遇见林玫若了。”

慕迟曜的表情一怔。

原来是这样……袁澈也搬到这别墅区来了吗?

这袁澈,是打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算盘吗?

慕迟曜这心里一下子有些不舒服了,但是他微微皱眉,什么也没有说。

当初他是想把言安希交给袁澈,让袁澈好好的照顾他的,但是……他没有想到,言安希会怀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