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下载成人

今夜,成亲!凤

九儿看着慕牧,震撼到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我说过,跟了我就不要负我,九儿,是否你心里还有想法?”

慕牧执起她的手,她的小手依旧是那么冰凉,就算被他大掌包裹,却始终是暖和不起来。

是他给不了她温暖,还是,她的心根本就不该由他来暖和?“

慕牧……”“

你还想回九王爷的身边吗?”凤

九儿心头一震,脑海里快速闪过慕牧和九皇叔刺伤对方的一幕。她

摇摇头,别过脸,错开目光:“我不是,只是……只是一时之间,还……”“

难道,跟我离开的时候,不是已经想好了?”慕牧平时都是极好说话的,他也说过,不会勉强她。

从前虽然也说过类似的话题,但,从前他真的从不勉强她。

但今夜,他似乎铁了心,要一个结果。凤

清纯的她宛如白花

九儿知道,他心里也是不安,或许也有别的想法,就如她不能完信任他那般,慕牧也不会完相信她。

他是一定要得到,才愿意心意相信吗?“

慕牧,我是愿意和你一起,可是,我没想到这么快。”九儿不知道该用什么借口。

她可以跟他走,但,现在成亲……心里很忐忑,他在想什么?慕

牧面无表情,只是垂眸盯着她,很久都没有说话。时

间一点一滴过去,周围的空气静默寂然,不知道是呼吸还是心跳,都渐渐变得明显。

静,让人不自在的安静,死一般的静。不

知道过了多久,慕牧才道:“还是不能真心与我一起吗?九儿?”“

我不是……”“

我说过,不要骗我,不要负我,可是九儿,我如何才能相信?”慕

牧忽然站了起来,往门外走去。凤

九儿不知道他要去做什么,慌忙从床上下来,套上自己的靴子,追了出去。

可是,小屋外头却没有慕牧的身影,周围,什么没有他的气息。

他去哪里了?“

慕牧!”凤九儿追到院子外,三更半夜的,也不敢高声呼唤,大家都就寝休息了。

这个村子并不是没有人居住,相反的,周围屋子里都是人。从

院子出去,外头一条小河,河水在安静流淌。

远处,一排柳树在小河边,深秋的柳,叶子并不翠绿,已经开始有点发黄。

一切,还是如此安静,依旧是没有慕牧的身影。

他是走了吗?可她人还在这里,他为什么要走?“

慕牧……”凤九儿沿着小河一直追过去,河边马儿也不见了,难道,慕牧真的走了?

刚才心慌意乱的,并没有注意到外头有没有马蹄声,想来是有的,只是没有注意。他

骑着马儿走了吗?凤九儿不确定。

自己是被他们夜冥宫的人带出来的,千方百计也不过是想离开夜冥宫的势力范围,回到皇城,回到九皇叔的身边,不要让九皇叔追出来涉险。

现在,慕牧走了,留她一个人在这里……

九儿没有多想,继续往村外的方向走去:“慕牧,你到底在哪里?快出来。”

一路上,根本就没有慕牧的气息,如果他真的在周围,她不至于完感觉不到。难

道,真的走了?“

慕牧?”凤九儿继续往前走,很快就走出了村庄的范围。眼

前两条路,一条是回皇城的,另一条,不知道通向哪儿。

凤九儿站在分岔路的路口,迎着夜晚略微冰凉的风。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忽然转身,向那条未知的路走去。这

次,她加快了步伐,很快就走出了很长的一段距离。

慕牧必然是等在了回皇城的路上,等着她自投罗网,她这时候赶回皇城,一定会和他正面撞上。到

时候,自己再没有半点借口,再让他与自己离开夜罗刹他们。

她只是不希望慕牧和九皇叔真的打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梦里那一幕始终在脑海里徘徊。

只要一想到他们双方的兵器刺入对方的身体,心脏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宰割那般,很痛!痛的无法呼吸,痛的浑身抽搐!她

不想欺骗慕牧,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回去告诉九皇叔,自己安然无恙。

若是落在夜罗刹的手中,让夜罗刹当成棋子来威胁九皇叔,她真怕九皇叔会像上一次那样,为了她连命都不要。

上次,两个人都是侥幸活下来的,九皇叔活了,她却差点死了。

自己能活下来,已经是奇迹。

可是这次,连夜罗刹都成了敌人,她和九皇叔如何还能真的活下来?风

中,一丝熟悉的气息了飘过。

凤九儿停了下来,心下一阵凉意。树

上那道高大的身影,完出乎了她的预料。前..

方不知名的路,忽然间,也像是变成了一团黑暗那般,再也看不清前路的模样。

“慕牧……”

“如果你能对我多一点信任,或许,今晚你真的可以回到他的身边。”

慕牧坐在树枝上,看着远方昏沉的天际。“

慕牧,你在说什么呢?我到处找不到你。”九儿挤出一抹笑意,掌心却越来越凉。“

九儿,你这么聪明,怎么会料不到我会等候在回皇城的路上?”

“我为什么要往皇城的路上去赶?”她不愿意承认,只是,十指真的很凉,凉飕飕的,还有她的身体。

慕牧从树上一跃而下,轻飘飘落在她的面前,一瞬间挡去了所有投向她的月光。

“你若走回皇城的路,那必然是去找我的,你若走这条路,却必然是为了逃命。”他

往前一步,凤九儿立即后退了两步。慕

牧眼底没有笑意,往日的温柔也不见了,看着她的眼神,只余下冰凉的气息。

“你若是回去找我,我便也能带着你一起回皇城,我说过,你不负我,我绝不会负你。”

他用他这辈子唯一的任性和叛逆,赌她一次真心,可她,终究是让他失望了。

凤九儿深吸一口气,脸上的笑意敛去,她淡淡道:“从你靠近我的那一刻,我两之间就不存在所谓的真心实意,现在,也不过是将一切挑明罢了!”

手里的银针,划过晚风,已经来到慕牧的面前。